陆陆阿

有的时候对一些人 感觉不可思议
内心os大概就是

woc这tm也行啊 她脸会不会太大
wor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很作吗
艹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吗

诸如此类的话 时常在脑内回响

虽然有点不太符合我高三狗的人设

1

我很孤独
但明明我的人生很灿烂

风到了你这里都是温柔

在微博上买的段哥哥终于到了 天仙儿好美呀

我们这漫长一生 爱你或是离开 说白了 其实也是一回事

喧嚣【伉俪】


林在范越过朴珍荣向舞台上走去,热情的粉丝的尖叫声在一瞬间就松松地淹没了他,他对着四面八方毫无遗留地展现微笑,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用力深深鞠下一躬。而朴珍荣,也在他终于看不见林在范的那一瞬间抬起了头——他不过是想忍住鼻头突如其来的酸涩。

前天在练习室,林在范的腰伤又一次困扰了他。那个动作需要跳起来蹲下,朴珍荣就站在林在范的后面,看见他重重地倒在木地板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前冲,但还是犹豫了一秒,手握成拳头又松开的这一秒,其他队员已经围住了林在范,朴珍荣踮起脚往前面看了看,什么都看不见,阻挡了他们之间唯一可能相交的视线,正好,朴珍荣也不用费尽心思地去揣测他偶尔瞥见自己的眼神里究竟包含了什么。...

4 20

【YongSeo】斯德哥尔摩情人

C0

我是郑容和。

C1

大概在我这辈子最快活的时候,我最后一次看到她那种狡黠的眼神。

她歪着脑袋,笑着说,“我们来打个赌吧郑容和,”顿了一下,走近几步又补充道,“赌我们谁能活下去。”

C2

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不知道我是输了还是赢了,就像我不知道我是活着还是死着一样。

C4

我曾长久地以为徐珠贤不过我是虚拟出来的人罢了,可是尚有联系的李宗泫却在北韩的机密文件中找到了她的档案。

徐珠贤。汉城前陆军指挥署副署长徐勇成之女。1965年6月28日出生。1980年4月起受S622的监视次年二月任务终止。至今下落不明。

档案中附有三张照片,第一张是她刚...

2 11

情书【宜嘉/少年暗恋向】

⒌你的眼睛真好看

下午的时候王嘉尔去参加了跳远,段宜恩就在旁边长长的助跑赛道的一边站着,偶尔跟路过的认识同学打打招呼,然后再接着看比赛。

本来也都有各个文科班上的体育特长生,王嘉尔没想着拿个名次,只一心想着别摔到沙坑里面就谢天谢地了。

段宜恩偷偷摸摸从家里带来的手机这会正被朴珍荣拿着,用宽大的校服外套遮着,给在跑道上狂奔到头发全都竖起来的王嘉尔录像,一同录下的还有金有谦撕心裂肺的笑声。

王嘉尔用脚趾头都想的出来的成绩落选了。不过他还挺高兴的,过来冲段宜恩先是坏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挤到朴珍荣和金有谦的中间,抢过手机想要删掉视频,两个人自然不依,对王嘉尔进行围殴。王嘉尔艰难中向段宜恩求救,...

2 6

情书【宜嘉/少年暗恋向】

嗯好几天都没有更新了 小仙女们不要忘了我 笔芯
看了演唱会上的合唱 真的是苏得我不要不要的 希望他们可以永远地走下去 

⒋爱很简单

在Y城由热逐渐变冷的这一个月里,段宜恩跟王嘉尔的关系越来越好,王嘉尔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好像是变得开朗太多,连话匣子都被打开了一般,有时候朴珍荣都忍不住嫌弃他话太多,嘴上说他几句。不过王嘉尔从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段宜恩不会觉得他太话唠,他每次都会在自己觉得话太多的时候微笑地点头,示意王嘉尔继续说下去,他并不介意。

恰如其分。

运动会那天早上又下起了雨,广播里通知先在教室里上自习,王嘉尔把教辅资料上某一页讲主语从句的知识点翻来覆去地看,书页翻得哗啦啦...

5 6

喜欢你【宜嘉】

甜死我自己的故事 小仙女们快来呀QAQ

Jackson回到宿舍的时候很晚了,时针转了整整一个圆还要多的时刻,他反戴着的鸭舌帽,用钥匙打开了门。

满脸疲倦,怎么掩盖都挡不住。

我跟他本来已经不算是roommate了,去年末换了新的住处,我们俩顺势也就搬进了不同的房间。但我每天还是会习惯性地在客厅里等他回来,他平时太忙碌,行程一个接一个,从这个飞到那里,仿佛不知疲倦。我总想着,他这么晚回来,这么累,推开门第一眼能看见我也是好的。

家里人一直觉得我不适合作艺人,尽管他们也从未对我只身一人来到韩国有任何不满与阻挠。的确,我向来不爱抢风头,待在后面看他们玩闹我也觉得很好。

否则Jackson也...

3 13
 
1 / 2

© 陆陆阿 | Powered by LOFTER